想讓長者聽得清楚,家人願意花上二、三萬元購買助聽器,但驗配後長者卻拒絕佩戴,實在令人既氣憤又受挫。捷成科研捉緊用家痛點,研發出Heari 助聽器,為聽力衰退的長者提供助聽器新選擇。

拒絕被標籤 難忍不適感

助聽器予人的第一印象就是「聾」,大部分長者認為自己只是聽力較弱,與「聾」毫不沾邊,當然不願被標籤為殘障,拒戴助聽器以保持形象也不難理解。不過,有些長者並非從一開始就拒絕佩戴,但戴了一段時後卻不願再戴,經了解後是不適感所致。他們表示在戴上和除下助聽器時都會無預警地聽到「VV聲」,刺耳難耐。這些刺耳的嘯叫聲名為回饋 (feedback) ,是由於一般低端的助聽器在追求更細體積時,犧牲了收音咪和喇叭的距離所導致。情況就如在唱卡拉OK時,當咪高峰與喇叭過於相近,便會互相干擾,產生高頻尖鳴。助聽器的嘯叫聲每天在長者耳邊響起,實在折磨,不願佩戴也是情有可原。

除了嘯叫困擾,噪音亦是令長者卻步的原因之一。一般低端的助聽器不論高中低音均全頻放大,連帶環境噪音也被明顯放大。吵耳的噪音不止影響聆聽效果,更令人感到煩躁,影響心情,長期佩戴難免感到辛苦。面對佩戴時的各種不舒適,長者偶爾都會除下助聽器「唞一唞」。不過,年紀大難免忘東忘西,有時會忘記助聽器的擺放位置,結果又要「左搵右搵」,更有可能會找不到。試想像若你遺失了家人送贈且價值逾萬的產品,你會有何感受?為免承受如此巨大的心理壓力,有些長者寧願繼續聽不清,也要把助聽器珍而重之地「收藏」。

逐點擊破 開創助聽器新時代

捷成馬電子明白長者及其照顧者的需要和願望,研發出Heari 助聽器解決用家痛點。以與無線運動耳機無異的掛頸設計撕下殘障標籤,實際應用上更可拉遠喇叭與收音咪的距離,解決刺耳嘯叫問題,讓用家能舒適地佩戴。掛頸設計的另一好處是當長者除下喇叭時,掛在頸上即可,不易遺失。至於技術層面,Heari 助聽器採用八段分頻形式提供聽力補償,根據用家的實際聽力需要量身訂制,不會全頻放大所有聲音,比一般助聽器的效果更靜更清。而售價方面,有別於市面上的助聽器左右耳獨立收費,Heari 助聽器一機已包雙耳聽力補償,經濟實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