研究顯示,右耳更「聽勸」,左耳則對情話的感受力更強——

平常我們聽聲音的時候,很少會在意是左耳還是右耳。但是,多項科學研究卻表明,左右耳也有它們各自的「偏愛」和「擅長」。義大利科學家的實驗發現,人類右耳「耳根更軟」,更容易聽從意見,執行命令。同樣的話,對著右耳說就比對著左耳說聽進去的更多。可如果說甜言蜜語,情況又不同了,這時對著左耳說也許更加奏效。這是真的嗎?其原理是什麼?圍繞耳朵,有哪些新鮮有趣的科學?

「右耳優勢」:右耳能聽進去的話比左耳多

在德國《自然科學》雜誌網絡版上,曾發表過一項研究,義大利基耶蒂大學的心理學家盧卡·托馬西、達尼埃萊·馬爾佐利及其同事針對人在社會活動中如何傾聽、如何反應進行了一系列試驗,結果顯示,人類大腦對雙耳聽到的聲音處理方式不同,右耳接收到的信息被優先處理,接收到的命令更易獲得執行,這就是 「右耳優勢」。

研究人員指出,即便雙耳受到同樣的聲音刺激,人們還是更喜歡用右耳傾聽,進入右耳的音節被左腦半球優先處理。此前的研究發現,左腦半球支配右半身的神經和器官,是語言中樞,主要負責語言、分析、邏輯、代數的思考、認識和行為;右腦半球支配左半身的神經和器官,是沒有語言中樞的「啞腦」,但具有接受音樂的中樞,負責可視、幾何、繪畫等形象思維。

托馬西和馬爾佐利在文章中表示:「這些結果與左右腦半球的不同分工相一致。」因為左腦半球更具邏輯性,更善於「解碼」口頭信息。他們還分析說,人類左右腦半球分別負責積極與消極的感情與行為,因此對著右耳說話,話語就被傳送到大腦中更「順從」的部位。

他們的另一個實驗也顯示,右耳能聽進去的話比左耳更多。

根據《大腦和行為學》雜誌的報導,他們在義大利佩斯卡拉的俱樂部做了一個有趣的實驗。當你身處一個舞廳里,周圍電子搖滾樂的聲音震耳欲聾,這時,一名女士向你走了過來,湊近對你大喊:「能給我根煙嗎?」她沖你哪個耳朵喊,你給她煙的機率才會更高呢?實驗的結果是:如果她朝你的右耳喊,那麼你給她香菸的機率將會是對左耳喊的兩倍。在88個朝右耳喊的人中,有34個聽到了,並且遞了根煙;而在88個朝左耳喊的人中,只有17個這麼做。

除此之外,他們也單純地觀察人們的互動行為,比方說問別人要根煙,但不向特定某個耳朵說話。這兩名義大利研究人員先前挑選了夜總會的環境,是因為吵鬧的音樂聲能夠讓要煙的人接近對方,直接對某一隻耳朵說話,而不會讓對方感到奇怪。「現在我們所做的工作,是解釋大腦半球對稱性的自然表達,說明它們對人類日常生活的影響,而這個研究領域很少有人涉及。」 托馬西和馬爾佐利在文章中寫道。

對著左耳甜言蜜語 更易俘獲佳人芳心

傳統理論認為,左腦偏邏輯,右腦偏直覺。美國薩姆休斯敦州立大學科學家的研究顯示,如果你對女友的左耳說甜言蜜語會更中聽,如果是附耳相勸,或想傳達一些非情感的信息如指示,則對著右耳說更奏效。因此,如果你想更有效地傳達情話,就請記住「話從左耳入」的秘訣。

該項研究邀請了100位男性及女性接受測試。實驗中,志願者按要求佩戴好耳機。通過耳機,他們從自己的左耳和右耳分別聽到多組不同詞語。每組詞語包括一個情感類詞語和一個中性詞,兩個詞的音節長度相同,均被以不帶任何感情色彩的語調在左右耳同步讀出,且哪個詞在左哪個詞在右是隨機的。聽完詞語後,他們按照要求寫下自己之前聽到的詞語。測試結果顯示,受訪者從左耳聽到的情感類詞語,比如愛、接吻、熱情等,可分辨及記得的超過70%,但當他們以右耳聆聽同樣的詞語時,卻只能記得58%的內容。這篇發表在美國《荷爾蒙與行為》雜誌上的研究認為,對著愛人的左耳甜言蜜語更能俘獲其芳心。科學家在這項研究中還發現,左耳對笑話和趣聞軼事的感受能力同樣比右耳強。

右耳聽忠言,左耳聽情話,這種區別可能與大腦對聲音的處理有關。一般認為,左腦偏邏輯,右腦偏直覺。(資料圖片)

此外,研究者又以30名年輕男性為調查對象,在他們憤怒時測量其血壓、心跳以及荷爾蒙分泌程度,而後分別在左耳邊和右耳邊對他們加以勸說。結果發現,左耳基本聽不進勸,各項指標基本沒有變化;右耳聽勸後,憤怒有所減緩,但如果是從右耳傳入噪音,則有可能使他更加憤怒。研究認為,右耳更聽勸可能是因為右耳聽到的信息傳遞到左腦的緣故。如此說來,要想對方能聽取你的要求,就對著他的右耳說吧。

負責該項研究的神經生理學家辛卓強指出:「研究有力地證明了人對左耳聽到的情話擁有更強的記憶。這結果也切合了人的右腦負責接收情感信息的角色。」

左右耳功能相同,不同的是左右腦的分工?

從生理學上來看,左右耳的構造和機能是相同的,之所以在「聽話」上有差異,科學家猜測其不同的是腦的反應。一系列研究表明,從人類的左右耳傳入的聲音,在大腦中是得到不同處理的。

研究人員注意到,如果給予雙耳同等的刺激,右耳所聽到的音節在大腦中往往占優勢,他們繼而提出假設:從右耳進入的聽覺信息優先進入左半腦,而左半腦是進行大量語言處理的地方。而相應的,從左耳進入的信息主要傳入右腦。也有研究者通過實驗發現,右耳負責像語言似的唇齒清晰的點擊聲,左耳則對像音樂那樣舒緩的音調反應很敏銳。這和左腦負責邏輯思考、語言的運用,右腦負責直覺的、整體思想的處理體現出一定的一致性。

此前,研究嬰兒聽力的科學家也發現:右耳更善於傾聽話語一類的聲音,左耳更善於傾聽音樂。相關研究報告發表在《科學》雜誌上。加州大學的科學家伊馮娜·西寧格是該項研究的負責人,她和同事們研究了3000多名新生兒的聽力,特別是他們內耳道外層毛髮細胞上的微小「擴音器」。這些細胞能夠收縮和放大,以放大聲音的振動,把聲波傳到神經細胞,再送往大腦。研究人員把能釋放出兩種不同聲音的微型探針放入嬰兒的耳朵,來測量聲波的放大情況。他們發現,語音一類的聲音在右耳放大得較為明顯,而音樂一類的聲音在左耳放大得更多。研究報告的作者之一、亞利桑那大學的芭芭拉·科恩·韋森說:「研究表明,就連新生兒的耳朵也能區分不同類型的聲音,並把它送到大腦的適當位置。」

若果真如此,那麼大可根據左右耳的聽力優勢進行使用。例如對於英語和第二外語的學習,針對右耳的聽力會收到良好的效果。

質疑:

右耳聽到的話未必是先進左腦

左耳、右耳對聽進去的話有所偏重,其生理機制始終未有定論。

例如,對於右耳比左耳能聽進得多,研究者給出的假設是:右耳的聽覺系統優先進入大腦左半球,而左半球是大腦進行大量語言處理的地方。這個解釋聽起來似乎合乎情理,因為大腦的左右半球和身體兩側的聯繫是相反的,然而,是否就能據此推斷:進入右耳的語言是由左大腦進行處理的呢?

事實恐怕並非如此簡單。

珠江醫院神經外科副主任張世忠教授在接受本報專訪時介紹,在神經外科手術中,聽神經瘤的外科手術難度最高。聽神經瘤位於橋腦(腦幹的一部分)與小腦的夾角區域,這個區域結構複雜,有粗大的血管以及很重要的神經,手術中稍有不慎,即會直接壓迫腦幹,讓心跳停止。他介紹說,就神經系統來說,外部有 「呼叫」,通過聽神經等傳入,大腦和腦幹是處理中樞,脊髓等外部神經是起傳導作用的「電話線」,而手、腳等外周區域則相當於接電話的一端,對大腦的「呼叫」做出反應。通常,我們認為左大腦「呼叫」身體右側,右大腦「呼叫」身體左側。但就耳朵來說,卻不一定如此。「從人體解剖上看,右耳的聽神經進入顱內後直接入右腦幹,左耳聽神經直接入左腦幹。」他說。也就是說,同側聽神經進入同側腦幹後都是雙側投射的,不存在單純的左右交叉。而後,它們再在腦幹的聽神經核中會合在一起。如此說來,從神經外科專家的視角來看,所謂右耳聽覺系統優先進入左半球的假設恐怕很難成立。

張教授形象地補充說,人的腦幹像紅蘿蔔,周圍的很多鬚鬚就是聽覺等神經,彼此間有補充,有交叉,這中間的作用常常是綜合的,不是絕對的一一對應。所以,關於右耳、左耳的研究,作為一種嘗試和探索,其趣味性也許大於科學性。

來源:廣州日報

原文连结:https://tw.aboluowang.com/2012/0623/250997.html